首页  智慧医疗  读医政 特区里的“抗癌生意”与“假药大案”

特区里的“抗癌生意”与“假药大案”

2018 02/12
作者
irslee整理
来源
界面新闻
分享

一起假药大案的背后,关涉到众多,也关涉到癌症患者的生死。

2018年2月初的一天,农历春节渐近。江苏省盐城市街头,虽然寒冷,但已有春节的味道。陈佳坐在自己的鞋店里,正黯然神伤。

令她神伤的是,今年春节她只能自己带着孩子度过这个春节了,自己的丈夫此时已身在牢狱之中。

陈佳的丈夫纪维维是日前深圳市宣判的一起千万元级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的主犯。判决显示,从海外代购转向非法生产、销售,涉案人员在长达一年半时间里,纪维维等人向全国30个省份销售抗癌药物数十种,涉案金额超千万元。

该案经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纪维维以非法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判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500万元,陈忠华以非法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0万元,其余6人也分别被判3至5年的有期徒刑。

另外一同被判决的,还有陈佳的弟弟陈卫华和外甥女周苏雅等6人,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了她的亲朋好友圈子。

陈佳一直费解,她始终认为自己的丈夫没有犯罪,在她的认知里,“有疗效的药”就是好药。

“同样一盒药,在香港能治病,内地同样能治病,怎么到了内地就成了假药?”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门外渐渐热闹起来的街道,自言自语着。

对于陈佳的疑惑,深圳稽查局稽查员赵刚毅解释说:“依法治国的前提是要敬畏法律。药品未经批准而进口,需要申报而未申报都要依假药论处”。

魏则西案件和山东疫苗案之后,药品监管部门对医疗以及药品监管更加严格。“运输、储存各种环节都很重要,未经批准所有环节都属违法,都在监管范围内。”赵刚毅说。

早前,纪维维曾在盐城市响水县医院承包过三年肛肠科,但他并没有莆田人那样的幸运,没赚到钱。随后不安分的纪维维又转行其他生意,也没有成功。

陈佳说,她和纪维维已经分居多年,原因是纪维维“在外面有男女关系”。

2012年,纪维维不告而别,离开苏北,只身来到深圳。在这个陌生却充满魔力的城市,纪维维在戒毒所做了一段时间辅助医生后,又转行做了医疗器械销售。

这期间,两位癌症患者的远亲托纪维维到香港购药。纪维维接触并认识了代购印度靶向药的杨广元。两人都对内地的靶向药市场充满好奇,杨广元提议,可以找一家香港药房合作,一起做医药生意。

这正迎合了纪维维的想法。纪维维联络医院推销药品并许诺给医生10%的回扣。他的医疗器械渠道也派上用场。不久,包括北京、上海的一些全国大医院的医生都成为给纪维维推荐购药者的渠道。

此时,杨广元也谈好了与香港德华药店靶向药代购利润分成合作。他负责网络推广,纪维维负责咨询和发货。患者可以去药店拿药也可以代邮。部分需冷藏的药物,供货商会找人带到深圳。水客会把药送到深圳罗湖口岸或者皇岗口岸,再联系纪维维派人接货。

这些靶向药主要来自台湾、新加坡、印度等地。药品可以正常申报进入香港,但香港进入内地则无法申报批准。

一位靶向药代购者告诉界面新闻,马法兰、格列卫(化学名:马替尼片)、易瑞沙(化学名:吉非替尼)等药物大部分是治疗癌症的仿制药。印度生产的马替尼片、吉非替尼虽然不是出自专利方,但都是这个国家正规药企研发生产 的。这位代购者称,这类药保证疗效的同时,“低价是最大的因素”。

比如英国葛兰素史克的马法兰、瑞士诺华的格列卫、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的易瑞沙等。国内大多只能进口原研药,药品价格高昂。有些原研药,内地也未审批进口。但这些都是患者亟需的救命药。

无论是原研药还是仿制药,医生的推荐至关重要。在以医生为主搭建起的售药渠道里,纪维维代购的药品销往除西藏以外全国内地省份。纪维维与患者和医生保持沟通,了解患者症状和需求,再联系供货商发货。

这期间,德华药店也私下卖自己的药给纪维维拉来的客户,独吞利润。杨广元得知此事后,决定新成立一家香港公司替代德华药房。

2014年,香港新特药业有限公司成立。杨广元在香港收取供货商发来的药品,纪维维依然留在深圳负责拉客户和销售。

一年多后,陈佳才知道纪维维去了深圳。

深圳一年四季枝繁叶茂,四十年改革开放的硕果在这里展现无余。纪维维习惯了深圳的生活。

他买了一辆公路自行车,闲暇时,在城市林间绿道上骑行。这个习惯让他接触了更多的人,也因此结识骑友陈忠华。陈忠华觉得纪维维是个做生意的好手,遂也决定跟着纪维维一块干药品代购生意。

此时,纪维维的同学王玉雷从无锡丢掉工作回到老家。王家庭贫穷,一时找不到工作。纪维维与他关系不错,就打电话招呼他来深圳,想帮同学一把。

“除了好色,他是一个好人。他还捐助过失学儿童,对朋友没得说。”陈佳评价纪维维说。

王玉雷到深圳后,他们在深圳成立一家药品类销售公司。准备经营成人保健品和减肥药之类。

2015年5月15日,纪维维、陈忠华、王玉雷和杨广元四人更进一步,成立了深圳百新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主营业务是生物制品、中药制品、成人保健品等。王玉雷任董事长、陈忠华任法定代表。四人都未实际出资。

2015年5月份,陈干通过亲戚牵线,来到深圳和纪维维相见。陈干是纪维维老家的“能人和有钱人”。他打听到纪维维在深圳做医疗器材,也想参与这项生意。

纪维维把陈干介绍给杨广元认识。陈干了解香港和深圳的药品代购生意之后,决定在香港开一家药店。他建议三人合伙,每人出资20万元。这样他们可以直接借用新特药业公司的渠道筹建“新特药店”,大家利润均分。纪维维没钱投资,用首期利润分成抵了投资。

新特药店在香港亚皆老街开张,香港新特药业原有业务合并到药店里。杨广元、陈干负责药店线上推广和线下经营,纪维维继续留在深圳做客服和发货。案发后,杨广元和陈干不见踪迹。

香港新特药房生意兴隆。每月除去铺租、人工成本,利润达到25万元人民币,有时候月利润达到60万元。不过香港新特药房只有主营香港医药用品的合法手续,它在大陆依然没有药品销售资质。

其实,早在2014年,纪维维已经在深圳租房快递代购药品。顺丰快递员第一次来收货时,面对一堆英文标示的药盒,只在发票上认出“香港新特药业”字样。纪维维向快递员解释说,这都是香港的合法抗癌药。之后,纪维维的药物邮递不断增加,纪维维还特意办理了顺丰代收业务。

相比香港新特药房的盛况,百新特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开展,最后连房租也无法缴纳。这时,香港新特药业因业务拓展需要在深圳设办事处。两家公司办公场所合二为一,房租由香港新特药店缴纳。王玉雷被纪维维派到香港新特公司发货。香港新特药店与百新特公司销售药品的业务员混合在了一起。

2015年10月,纪维维也开始让陈忠华跟他一起卖抗癌药。陈忠华找到客户后,把联系方式发给纪维维收钱和发货。

陈忠华是深圳百新特公司股东和法人。他贩卖印度走私入境的抗癌药、上海罗氏制药美罗华的抗癌药品还有其他种类抗癌药。后来陈忠华以百新特公司的名义经营AZD9291药品,1克大约能赚700元。

香港新特药房也售AZD9291。起初,AZD9291药粉是纪维维从深圳北站附近郭姓男子处进货,价格600元/克。纪维维卖货给陈忠华是900元/克,他们更像上下级分销商或者批发、零售商的关系。

根据公开信息,2015年11月13日,美国FDA批准阿斯利康公司泰瑞克上市。泰瑞克是该公司AZD9291(奥希替尼)的商品名,主治晚期非小细胞类肺癌患者。药品核心专利保护期到2032年。国内市场原研究药一盒药售价5万元左右(80毫克*30粒),一盒药吃一个月。

而AZD9291原配粉价格却只有600元/1000毫克。中国患者负担不了太多正规进口药,很多癌症患者会直接买原配粉。

2016年春节后,因药价问题,陈忠华和纪维维产生了矛盾。陈忠华另寻进货渠道。最终,陈忠华找到了一个香港人进AZD9291粉。

香港供货商安排水客到深圳,陈忠华安排一个叫梁德毅的人去口岸接货。接回来的AZD9291原配药粉装在小塑料瓶里,空胶囊装封口袋或小瓶子。无菌淀粉和果糖都分别装袋子里。这些都是香港渠道搭配好的。香港人卖货只收AZD9291药粉的钱附送其他。梁毅德是陈忠华表弟。他一块帮陈忠华发货、取货。

一些医生和患者感觉直接使用药粉不方便,要求发胶囊。于是陈忠华按照医生要求的剂量把AZD9291与果糖、药用淀粉辅料配制并装至空胶囊里,自己加工胶囊。

他还网购了一台高精度电子秤、医用手套等操作工具。制作时把一小块中间挖过小洞的泡沫放在电子称上归零,用一根吸管把AZD9291粉末、无菌淀粉和果糖按剂量放进胶囊里封装。

做好的胶囊放在瓶子里直接发货无需冷藏。对于没有要求要胶囊的,陈忠华只邮寄AZD9291药粉,附赠剂量搭配的瓶装无菌淀粉、果糖。

与陈忠华分道扬镳后,纪维维聘了几名业务员维护客户关系,并给每位客服发了手机,应付日渐繁忙的业务。香港新特药业深圳办事处发货库房增加了王玉雷和陈一同两个人手。

陈卫华是陈佳的弟弟,性格比较内向。他之前在无锡打工,辞职之后一直闲居在家,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偶尔会照顾一下孩子。父母非常着急儿子的前途,为此,陈佳特意给纪维维打电话,询问是否可以让陈卫华去深圳找他。纪维维答应了,安排他发货,一个月工资5000元。2015年10月份,陈卫华来到深圳。

日常,陈卫华除了发货,也按照纪维维的工作安排订货取货。每次药品缺乏,他会打电话给天津金耀药业有限公司的孙旭订货,俩人从未谋面。天津金耀药业是天津市一家知名国有制药公司,订货都会按时邮寄。除此,发货点的药物大多由香港新特药房提供。水客把药物带到深圳,陈卫华会去坪洲地铁站接货,然后带回轻铁东五巷4号201的租用的库房。

陈卫华和周苏雅都有库房钥匙,周苏雅是陈卫华和陈佳亲姐姐的孩子。父母离异,周苏雅自小跟随聋哑父亲生活。2015年,父亲去世,周苏雅在卫校辍学回家。那一段时间,周苏雅整天在家和奶奶郁郁寡欢。她本想自己出去打工,姥姥怕她一个18岁的小女孩独自出去受欺负。接近春节,姥姥让她去深圳找舅舅陈卫华散散心,见见世面。春节后,周苏雅又跟着回了深圳,2016年2月23日,周苏雅进入香港新特药业公司负责填写发货单。

周苏雅到地铁站取过三次药。她先打纪维维交代的电话联系水客接头,然后取药入库。周苏雅怀疑过这些药,“如果正规公司的话,拿药就没必要搞得这样神秘”。周苏雅问舅舅陈卫华,陈卫华说:“那是香港的合法药,进口药”。他让马苏别问那么多。

不过,陈卫华也问过纪维维同样的问题,“这个犯不犯法”。纪维维告诉他这不碍事,“香港的药房卖得多了”。陈卫华也就没多考虑。

按照流程,彭晶晶和其他业务员的结单信息都汇总给周苏雅,周苏雅把底单送给韩惠平统计提成,再把发货单送到五巷4号201陈卫华和王玉雷手中。

韩惠平是给前夫购药时认识的纪维维。2015年底,纪维维让韩来公司统计快递单据,月薪6000元。陈卫华曾偷偷告诉陈佳,纪维维和韩惠平关系不一般。此时,家人还不知道陈佳和纪维维的状态已经很僵持。

不过,韩惠平并未直接入职。她去香港购物时,特意去确认了一下新特药房地点,确信纪维维不是骗人的,才在2016年1月加入深圳办事处。

彭晶晶是通过58同城应聘到公司的。她2015年6月入职,做了2个多月的文员后开始做客服、接业务。彭晶晶每月底薪4500另加一部分业务提成。公司网站的电话由彭晶晶接听。她持有的公司手机上登陆着公司的微信和QQ。一些老客户通过这样的方式和公司交流、买药。

彭晶晶和周苏雅都有这样一部手机。客户偶尔会询问药品经营资质问题,彭晶晶按纪维维教的,回答香港注册的合法公司。客户下单,彭晶晶直接按药单索取。药单上没有的他通知陈卫华进货,药单上有的她把邮购信息给周苏雅填快递单。

王玉雷和陈卫华每天与马苏在201房汇合打包完毕后,通知顺丰快递员过来取货。一般情况下,每天晚上20时许,开始发货。

2016年3月4日,是他们最后一次发货。当晚,他们刚到顺丰西乡营业部,当地公安机关和药品稽查局扣压了他们的货。

2016年3月4日,王梅是第四次从纪维维这里购药了。她把药款转入香港新特公司个人账户之后,但一直未收到药。直到接到公安局电话,她才知道她购买的药品已被查扣。

王梅是在中山医院查出肺癌的。确诊后,医生建议她服用克唑替尼治疗。克唑替尼是美国一家公司研发的针对非小细胞肺癌的靶向药,价格昂贵。进口克唑替尼非普通家庭难以负担,很多患者选择购买港版或者印度、东南亚国家的仿制药。医生给他推荐了一些购买境外药品的渠道。

2015年10月,王梅在官网上找到香港新特药业电话,进行咨询。彭晶晶接到电话后告诉她,香港新特药业在深圳有办事处,药品可以直接取也可以邮寄。

前两次,王梅都是直接到办事处所在地宝丰大厦拿药。彭晶晶给她拿了药品,药品外包装标注“ XALKORI”,每盒6片。每片用锡纸密封包裹,内有10粒红色胶囊,每粒250毫克。这样的一盒克唑替尼售价2.6万元。用药后,王梅病情有所控制,也产生了说明书上所说的眼睛昏花、拉肚子等副作用。

2015年11月初,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安全安保健康环境保护部的丁磊接到一个患者投诉电话。江苏一患者家属反映通过医生介绍后买的美罗华抗癌药用药后感觉症状不对,药是从香港新特药业公司购买。

丁磊随即索要了这个患者的购买途径,并找到了香港新特药业公司的官网。他发现,自己公司的药品“美罗华”被人冒用,“仿品与正规美罗华无明显差异,只是成分鉴别不合要求。”丁磊说。

罗氏制药称,美罗华主要销往全国各大肿瘤医院及指定药房,从未销售给个人,也未与香港新特药业公司有任何业务来往。

随后,罗氏制药委托广州市致维知识代理有限公司处理此事,致维将此线索移交深圳市市场监督局药品稽查处。

随后,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根据抽取1盒500毫升/50毫升和100毫升/10毫升的利妥昔单抗注射液检验,不含有效成分,检测美罗华的注射液抗癌药时,结果显示无任何药品成分。

接受调查时,纪维维称,自己是从北京一个哈尔滨人那里进的货,“他说是正规产品,我也是被骗的。”

深圳市市场稽查局接到举报后,立即组织执法人员展开调查,经执法人员研判,涉案人员销售的抗癌药未经我国批准,应按假药论处,其销售假药的行为已涉嫌犯罪。

2016年3月5日,深圳市市场稽查局联合公安部门依据快递单据,在顺丰速运西乡营业部查获标示为“ Alkeran mefalan hs” SUTENTCAPSVLES等认定药品。无批准文号,是“应当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而陈忠华加工AZD9291的抗癌药原配粉胶囊,销售给肿瘤患者,属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的药品,应按假药论处。

2016年3月5日,深圳市市场稽查局联合公安机关,出动执法人员和公安干警,将纪维维、陈忠华、梁德毅、彭晶晶等人抓获。

周苏雅被抓时,只跟着纪维维工作了15天,这也是她的第一份工作。15天中,她卖出3000多元药品,获得提成30元。庭审后,她被判刑3年,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

虽然已经分居六年多,在听到纪维维被判刑后,陈佳仍然受到了打击,她说自己想为纪维维聘请辩护律师,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在网上搜索了相关案例和背景后,她认为,中国内地靶向药品稀缺,价格畸高,而众多癌症患者寻药迫切又无力承担巨额负担,这是导致代购滋生和纪维维等人发现有利可图的直接原因。

她在网上还看到了陆勇案。陆勇因为患癌,自己购买了印度仿制药治疗。药品有疗效又便宜,很多癌症患者托其代购。陆勇因此获罪。陆勇案曾引起几百癌症患者陈情。最终,法院以“购买假药”属于违法但非犯罪释放了陆勇。陆勇的故事后被导演宁浩改编成了电影《中国药神》,个中情节令人唏嘘。

对此,张毅刚认为,每个国家都有他既定的法律,“我们执法者能够做的就是依法执法,当然我们会把案例申报,希望法律能够更人性,药品审核也能够更科学和快速,药品监管也更完善。”

(应受访人要求,陈佳、王梅为化名)

癌症 药品 代购 假药

THE END

免责声明:爱多米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本站所有的文章全部来自互联网,如果有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发E-mail:edit@iduomi.cn。告诉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稿件


为你推荐